第65章 自京赴青阳县咏怀五百字_开局中状元,女匪抢我做压寨夫君
J神小说网 > 开局中状元,女匪抢我做压寨夫君 > 第65章 自京赴青阳县咏怀五百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5章 自京赴青阳县咏怀五百字

  诗念完了。

  然而,嘈杂的明翠阁,此时却是鸦雀无声。

  哪怕是不懂诗的人,也被王悍那一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给镇住了。

  这就是字面意思,很容易理解。

  事实上,生在这个时代,尤其还是地处边境,这种诗歌就更加容易触景生情了。

  别看明翠阁内日日笙歌。

  可是走出县城,随便去一个村子里,都有吃不饱饭的人在挖草根,啃树皮。

  每到冬季,每个村子里都有熬不过冬天的村民。

  最震撼的就是徐知春了,他能力中庸,性格还十分耿直。

  当初正是冒死进谏,得罪了上官,被同僚排挤打压到青阳县这个边陲城市。

  此刻,他已经完全融入了王悍诗里的场景。

  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凄凉恍悟的郊野,路边白骨累累,目之所及,仅是荒凉与悲惨。

  不知不觉中,徐知春竟然微闭双眼,轻声抽噎起来。

  啪啪啪……

  下面不知道谁先反应过来,带头开始鼓掌。

  一时间,整个明翠阁内掌声雷动,叫好声此起彼伏。

  “好,不愧是南竹先生。”

  “此诗足以流芳千古,南竹先生请受小生一拜。”

  “这首诗,必将名震天下,就不知那些豪门权贵,听了此诗是否有所触动。”

  “南竹先生身在勾栏,却心怀天下,实乃我辈之楷模也。”

  徐知春蓦然反应过来,望着桌子上的白纸黑字,面露凄然之色。

  “此诗将大乾朝描绘的千疮百孔,若是拿到京城,说不得便要落得个妖言惑众之罪。”

  徐知春再如何耿直,也知道一旦将此诗带到京城会面临什么后果。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徐大人,尽管送去京城便是。”

  宁公子一眼看破了徐知春的担忧,“若能以此诗惊醒皇兄,兴许徐大人也能博得个万古流芳的美名。”

  “况且,本王在京城尚有余威,自然能保住徐大人性命。”

  这一刻。

  宁公子连伪装都不要了,直接以本王称呼。

  徐知春神色一震,站起身拱手道谢,“多谢宁王抬爱,下官这就去着手安排。”

  说完,徐知春转身便要离开。

  走到门口时,忽然想起一事,转过身冲着王悍拜了拜,“先生,此诗可作何名?”

  王悍稍微沉吟,“诗名……《自京赴青阳县咏怀五百字》。”

  诗名有些长,但却耐不住徐知春的自我脑补。

  “难怪先生有如此感慨,竟然是从京城来到青阳县的一路所见,仲元明白了。”

  徐知春,家中排行老二,字仲元。

  “好一个咏怀五百字。”

  徐知春走后,小宁王彻底卸下了伪装,起身问道:“本王或许明白了先生心意。”

  “你且说说看?”王悍这首诗是抄的,顶多在念诗的时候,加了一些个人感慨进去。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意。

  这个小宁王,又能看出什么呢?

  王悍目光略带期待之色。

  “先生不愿入朝为官,恐怕是见不得官场的沆瀣一气,这一点,本王身在其中,自然有所体会。”

  小宁王已经带入了角色,看王悍竟是越看越顺眼。

  “先生有惊世之才,又报国无门,便只身投入商贾,想以最低贱的商贾之道拯救黎民百姓。”

  “纵观先生入青阳县以后,斗豪绅,解救勾栏女子,每一桩每一件,皆让本王叹服不已。”

  说着,小宁王朝着王悍微微躬身。

  “本王代替这青阳县数万百姓,感谢先生的仗义之举。”

  做生意赚钱,在小宁王口中竟然变成了仗义之事?

  王悍听的有些好笑。

  他的初衷,只是为了打开青云药酒的销售市场而已。

  不过话说回来,小宁王的确如传说中那般礼贤下士。

  此刻与王悍相处,也丝毫不摆王爷的架子,完全是朋友间的相处方式。

  这让王悍对他多了一丝好感。

  “王爷后日便要出发前往青云山吧?”

  王悍眯眼问道。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先生慧眼。”

  小宁王沉声道:“青云山山匪众多,着实是一条最危险之路,不过本王已然让狄将军率众在青云山外等候,以狄将军威名,应当能震慑群匪。”

  狄将军名曰狄怀仁,乃是驻扎在沧澜河边境的军中悍将,素有威名。

  自古以来,在命运多舛的王朝里面,实力出众并不一定是好事。

  狄怀仁没有根基,一直被豪门权贵打压排挤,即便战果累累,最终也只能混得个副将之名。

  而军中主将,则一直是京城那边的权贵子弟轮流担任。

  在京城权贵眼里,边防大将,那就是为了家中子嗣仕途镀金的修炼场而已。

  王悍让人打听青云山土匪的情况时,顺便也将边境大军的情况了解了一下。

  他觉得,这位狄怀仁将军的遭遇,与后世历史上那位名叫狄青的宋将很像。

  北宋第一名将,精忠报国数十载,最终却备受打压,落得个客死异乡的结局,令人不甚唏嘘。

  而这位狄怀仁将军正值壮年,可遭遇却比晚年的狄青还要惨一些。

  从内心来讲。

  王悍既然把青云山作为事业的根据地,自然希望狄怀仁这样的人活的长一些。

  至少有他在,北方狼国不敢轻易进犯,他就能安安稳稳地做生意。

  现在看来。

  狄怀仁倒也不是毫无根基,至少小宁王对他很是推崇。

  “如此也好。”

  王悍点头,压低了声音说道:“还有两日时间,王爷不妨让狄怀仁将军,先去青云山内走一遭。”

  “嗯?”

  小宁王脸色一震,“先生的意思是……”

  “哼,那帮土匪,当真以为朝廷拿他们没办法?”

  “先生,本王还有事,就此别过,对了,还望先生不要泄露本王行踪,待本王归来,再来拜会先生。”

  跟聪明人说话,不需要解释太多。

  仅凭王悍的一句提醒,小宁王便想到了很多东西。

  只是,看着怒气冲冲离去的小宁王,王悍忽然意识到不对劲。

  “不好,万一小宁王一怒之下,让狄怀仁扫荡群匪,青云寨岂不是有危险了?”

  想到这里。

  王悍连忙抬脚追了上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shen.cc。J神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shen.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