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两首小诗_开局中状元,女匪抢我做压寨夫君
J神小说网 > 开局中状元,女匪抢我做压寨夫君 > 第336章 两首小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6章 两首小诗

  静春湖京城会举办各种类型的娱乐比赛。

  大都以诗歌,民间小调,以及各种舞蹈为主。

  这其实也不难理解。

  一个静春湖,养活了半个凌州城内的小生意,而花坊的人员也需要大量的钱财开支。

  只有时常提升勾栏女子的名气,才会引得四方达官贵人争相前来消费。

  这其实就跟后世会所举办各种主题活动是一个道理。

  只是古人更加含蓄,附庸风雅一些。

  对于招募诗词这样的小事情,花坊早就举办的很娴熟了。

  当即就安排小厮,下人,走下船头开始收集书生们递上来的诗歌。

  自古以来,文人相轻。

  除非是细柳先生那种声名远播的诗坛大家来点评,才能压服众人,让人不敢心生质疑。

  好在,瑶姬提前有说明,此次只针对两件服装进行作诗,并不考虑其他因素。

  如此以来,便可避免一些自以为是的书生闹事。

  随着诗词递到瑶姬的面前,打开了第一首朗声念了起来。

  “是我的,是我的。”

  刚听到第一句,便有一位书生激动的满脸通红。

  好似能被瑶姬亲口念出来就是一种认可。

  结果。

  瑶姬念完后,轻笑着说道:“公子这首诗才情斐然,却与主题不慎相符,抱歉。”

  “额……还能这么点评吗?”

  王悍愕然不已。

  不愧是勾栏女子,点评诗歌也不至于得罪人。

  在王悍看来,那首诗其实跟民间的顺口溜类似,只是做了一些文笔上的加工而已。

  称之为诗歌都算勉强,又怎能说文采斐然呢?

  紧接着,瑶姬一连念了十几首,却没有一首能够得到满堂彩的诗词出现。

  瑶姬不禁觉得有些疲累,便笑道:“接下来便请如眉姐姐念几首吧?”

  “嗯。”

  柳如眉淡淡应声,风轻云淡的拿起一首诗,“《子鸣赋》,作者陆子鸣。”

  “是我,于才兄,到我们了。”

  收集诗歌是一排走过来的,这也就意味着,几个人坐在一起,诗歌便会跟着叠放在一起。

  当时王悍也递出诗歌的时候,还被陆子鸣言语嘲讽的几句。

  这种争风吃醋的事,王悍懒得理会。

  反正以他抄写的那两首诗,不说能够惊艳四方,让两位姑娘辨认出来却是没什么问题。

  转眼间。

  柳如眉念诗完毕,叹息道:“陆公子这首诗辞藻甚是华美,但却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之感,有些牵强了。”

  陆子鸣脸色微变。

  为了胜出,他几乎把这辈子读过的话里辞藻全都用上了。

  就弄到这个结果?

  “哈哈,子鸣兄,不要伤心。”

  于才得意地拍着陆子鸣的肩膀说道:“兴许待会我的诗也被打回原形呢,咱俩就能做一对难兄难弟了。”

  “于才兄说笑了。”

  陆子鸣苦着脸应声,“以于才兄的才情,写的诗若还是不能入了两位姑娘的法眼。”

  “在下想不出还有什么样的诗词,能够胜出。”

  于才淡淡点头,表现的很是胸有成竹。

  这时,柳如眉拿起了另外一首,说道:“《静春谣》,作者于才。”

  “于才兄,真的到你了。”

  陆子鸣平复了心境,拱手说道:“待会若是于才兄能登船,可否带上在下?”

  “哈哈,好,同去同去。”

  说话间,柳如眉已然念完了诗歌。

  岸边聆听之人,也都懂诗词歌赋,听得出其中的妙处。

  于才这首诗,虽称不上惊才艳艳,但放在一堆垃圾里面,的确能有所胜出。

  果然。

  柳如眉点头说道:“这首诗语句质朴,以景生情,当真称得上一首佳作了。”

  “于才兄,你要赢了。”

  周围的书生全都激动不已。

  “哈哈,别急,兴许还有更好的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陆子鸣定声说道:“连如眉姑娘都称之为佳作的诗,就凭咱们凌州城的读书人,能做出来的屈指可数。”

  “今晚,不可能再有人超过于才兄这一首《静春谣》。”

  于才笑道:“借子鸣兄吉言,待会定要跟如眉姑娘多讨要几杯薄酒,敬子鸣兄。”

  话音刚落。

  柳如眉再次拿起一首诗,仅是看了一眼,紧蹙的秀眉便舒展开来。

  “这首诗名为《旗袍赋》,作者马纯元。”

  说话间,柳如眉忍不住抬头在人群里寻找,想要看看王悍坐在什么地方。

  能直接叫出旗袍者。

  除了青云商铺的人之外,会写诗者,仅有一个王悍而已。

  这首诗,可以确定是王悍所做。

  只可惜,下方围观之人着实多了些。

  柳如眉寻觅许久,却始终没有看到王悍的身影。

  无奈之下,她只能叹息念道:“四月旗袍似柳垂,微风轻掠已多姿。浓妆淡抹云天醉,朴素雍容总是诗。”

  念完。

  柳如眉抬头说道:“此时初看并不如何惊艳,但却能描绘出瑶姬妹妹身上所穿之衣裳,当真是贴合情景,是当前所读最佳之诗。”

  “什么?”于才豁然起身,不可思议地看向王悍。

  “纯元兄,你,你怎知那衣服叫旗袍?”

  “出自青云商铺,叫旗袍有什么不妥吗?”

  这一点没什么好隐瞒的。

  马纯元本就是青云山的人,即便有人去调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原来如此。”

  于才不服气的说道:“你这是在作弊。”

  “算不上吧?”

  王悍眯眼笑道:“你现在知道旗袍了,要不然你现场再作一首?若是比这首诗好了,我可以自愿认输。”

  “好。”于才较劲地应了下来。

  花船上,瑶姬迫不及待的拿出另外一首,掩嘴轻笑道:“呀,这位纯元先生还作了一首诗呢。”

  “诗名《百褶咏杂》。”

  “凤尾如何久不闻?皮棉单袷费纷纭。而今无论何时节,都着鱼鳞百褶裙。”

  “如眉姐姐,这首诗,就是写你身上的百褶裙呀。”

  两首诗都很短,也没有什么过分华丽的辞藻。

  但是搭配两人绝美的容颜,以及身上的衣服。

  诗歌的形象立刻鲜活起来。

  “好。”人群中不知谁大喊了一句,紧接着,便有哗啦啦的掌声响起。

  伴随着两首小诗的出现。

  旗袍和百褶裙,瞬间打入了每一个围观之人的脑海。

  “怎么样?”

  王悍看着蹙眉商量的几个书生,笑着问道:“作出来了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shen.cc。J神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shen.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