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大儒三问_开局中状元,女匪抢我做压寨夫君
J神小说网 > 开局中状元,女匪抢我做压寨夫君 > 第299章 大儒三问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9章 大儒三问

  翌日。

  王悍一直睡到快中午才醒。

  昨晚着实太放纵了,一百多个村民轮流敬酒,他竟然来者不拒。

  即使酒量滔天,也扛不住车轮战啊。

  王悍都不记得什么时候结束了,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等他打开门,发现万战斧三人已然将院内收拾干净,所有东西全都恢复原样。

  三人见王悍出来,便同时起身,“先生,东西全都收拾好了,你洗漱之后咱们就可以上路了。”

  “嗯。”王悍抬头看了一眼柳溪川的家,那里房门紧闭,不知道是不是又出去钓鱼了。

  “先生,别看了。”

  祝晓磊开玩笑似的说道:“我一直盯着柳老呢,他早上没出门。”

  “昨晚柳大儒喝了不少酒,多睡会也是应该的。”云童殷勤地将脸盆端到王悍面前。

  洗了把脸,王悍觉得清醒了一些,便大手一挥,“正好,咱们现在出发,还能赶到镇上用餐。”

  “先生,不再去见见柳大儒了吗?”云童有些不舍。

  这可是他和祝晓磊的任务,要是连王悍都完不成。

  真不知道还有谁能把柳溪川请上山了。

  “罢了,君子不强人所难,就这样吧。”

  嘴上这么说,王悍心里依旧觉得有些遗憾。

  不过这老家伙着实固执,他不愿放下芥蒂上山,王悍连绑他的心思都没了。

  “走吧。”

  主仆四人,骑马而行。

  “王先生,这就要走了吗?”

  沿途的村民都有些不舍。

  昨晚的全鱼宴,是他们人生中最畅快的一次。

  这样的大财主可不多,要是王悍能多待两日,兴许还能再品尝一次王悍的手艺。

  “哈哈,家里有些忙,便不待了。”

  王悍坐在马上,一路笑呵呵的冲着周围的村民拱手。

  这时候。

  孝儒与石头两人拦在马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咣咣咣地磕了三个响头。

  “小先生,娘说了,让我以后报答救命的恩情。”

  孝儒眼巴巴地说道:“求先生留下姓名和地址,等我长大了,一定去找先生。”

  王悍略微沉思,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知道青云山吗?”

  “知道。”

  石头快人快语,当即说道:“娘说了,青云山上的土匪可厉害了。”

  “哈哈哈……”

  王悍苦笑,“如果你们有机会,不妨去青云山看看,现在已经没有土匪了。”

  “当真?”石头眼睛一亮,“先生,青云山是什么样子啊?”

  “这得等你自己去看了。”

  王悍点头道:“去了青云山,只要说是来找王悍的,你便能见到我。”

  “啊?”石头瞪大双眸,“先生当真不是在吹牛吗?”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王悍挥舞缰绳,赶马而行。

  而石头与孝儒对视一眼,都有了去青云山看一看的想法。

  “原来王先生是青云山的人啊。”

  “你们别瞎说,青云山现在可不是土匪窝,我听大封村的表嫂说,青云山的什么护卫队去招人了呢。”

  “听说只要愿意去青云山干活,不但管吃管住,还给月俸呢。”

  “没错,我也听说了,我有个亲戚就在山上,一个月能拿二两银子呢。”

  “嘶,二两银子,怕不是在吹牛哦。”

  王悍听着身后传来的议论之声,心里稍微安慰一些。

  他相信,随着护卫队的脚步走遍整个凌州郡,百姓们自然会改变对青云山固有的看法。

  届时,不知那位柳大儒是否愿意上山呢?

  正低头思索时,耳边忽然传来云童激动的声音。

  “先生,快,快看……是柳大儒。”

  王悍猛然抬头,果然看到柳大儒盘膝坐在村口的一块石头上,双目紧闭,似乎并未感受到王悍的到来。

  “不会出事了吧?”

  王悍翻身下马,踱步来到柳溪川面前。

  刚想伸手试一下还有没有气息,柳溪川便睁开了双眼,“敢问小友,如何看待当今的大乾?”

  王悍顿时醒悟过来,这是考验呢。

  沉吟片刻,王悍凝声说道:“大乾没救了。”

  “嗯?”柳溪川思来想去,想过无数种答案,但却从未想过,竟然有人如此胆大。

  “老先生不愿进京为官,莫非还看不透吗?”

  一个反问,顿时将柳溪川的思路彻底打乱了。

  是啊。

  若非对庙堂失望,他又怎会真的淡泊心性,蜗居在这方寸之地,荒废了一肚子的墨水?

  读书,学问。

  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是整个天下的黎民百姓。

  柳溪川目光暗淡的问出了下一个问题,“小友的青云山,可否让天下百姓归心?”

  如果王悍的言论胆大。

  柳溪川的这个问题就是荒谬了。

  天下归心?这不是在问王悍有没有当皇帝的想法吗?

  争霸天下,看似很霸气,其中滋味却难以言喻。

  打天下难,坐天下更难。

  王悍才不想每日早起开晨会,而后批阅奏折什么的。

  哪有做一个青云山之王逍遥自在?

  王悍笑道:“恐怕要让先生失望了,在下只想管好青云山,并没有考虑那么长远。”

  “老夫懂了。”柳溪川严峻的脸色起了细微的变化,似乎在笑。

  “再问小友,青云山,可以容纳多少读书人?”

  第一个问题,是江山社稷。

  第二个问题则是黎民百姓。

  前面两个,都是站在家国的立场。

  到了第三个问题,终于回归到读书人的身上。

  王悍淡淡笑道:“先生能教多少学生,青云山便可容纳多少读书人。”

  问题透露着柳溪川的私心。

  毕竟,谁都知道他的学生很多,一旦大乾崩塌,这些读书人便没了去路。

  柳溪川是希望青云山能成为读书人的容身之所。

  而王悍的回答则很霸气。

  示意只要柳溪川教的出来,他王悍便能留得下。

  至此,柳溪川彻底放下架子,朗声大笑,“久闻南竹先生才高八斗,智计无双,今日问答,当真妙哉妙哉。”

  王悍的心弦也彻底松了下来。

  这就意味着,柳溪川已然放下芥蒂,愿意跟随王悍上山了。

  不容易啊。

  “小友,老夫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柳溪川诚恳说道:“此地村民,受老夫庇佑,可保生活无虞。”

  “老夫走后,村民该当如何?”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shen.cc。J神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shen.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