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让朱大人负荆请罪_开局中状元,女匪抢我做压寨夫君
J神小说网 > 开局中状元,女匪抢我做压寨夫君 > 第259章 让朱大人负荆请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9章 让朱大人负荆请罪

  刚走没多远,便看到前面山路上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人单人单马,手持弩弓,满脸怒容。

  在余大人发现他时,对方已然将弩弓举起,对准了余大人的眉心。

  咻!

  距离超过三百丈,弩弓径直射在地面,将胯下马儿惊的抬脚嘶鸣。

  余大人连忙摁住了马,盯着那人怒道:“好啊,追你一夜没追到,还敢回来送死。”

  “弟兄们,给我杀!”

  轰隆隆……

  一百多人,同时纵马驰骋,地面都发出了微微的震动。

  那人却波澜不惊,根本没有逃跑的意思。

  三百丈,两百丈,转眼间便到了一百丈的范围。

  这个距离,已然是普通弓箭的射击范围。

  余大人取箭搭弓,还没来得及发射,忽然听到上方传来阵阵呼喊声。

  “先生说了,抓活的。”

  “这话说的不对,先生没说要全部抓活的,咱们弄死几个没事。”

  “那还等什么呢?杀!”

  两旁皆是矮山和巨石,此刻却是站满了人,随着一声令下,数百名穿着统一制服的护卫队统一冲了下来。

  面对这骇人的一幕,官差们吓的魂不守舍,纷纷丢掉了手里的武器。

  “我投降,别,别杀我。”

  余大人勃然大怒,“谁敢投降,杀无赦!”

  “余大人,你不是说了吗?拿那点银子怎么能卖命呢?”

  余大人身旁的官差见他面色不善,竟然将长刀对准了他,并且冲着飞奔过来的牛壮大喊,“我抓住了余大人,他是凌州郡城的衙司。”

  大乾朝的衙司,相当于郡城的官兵队长。

  手下不但管着郡城内的官差,下方县城内的县尉,也都归其统辖。

  可以说,郡城之内,除了郡守,就属衙司最大。

  余大人靠着家世混到了衙司的职位,自身实力并没有多强。

  此时被手下背叛,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被赶来的牛壮抓住。

  “郡城衙司?很大的官了。”

  要是以前,牛壮碰到这种人,早就躲的远远的了。

  如今他跟着王悍,又与官差有仇,恨不得直接一刀砍死余大人。

  仅有的理智告诉他,此人留着还有用。

  牛壮双目冷峻地盯着他,心中暗暗衡量是否动手先打一顿出出气。

  “本官手底下掌握着凌州郡数千名官兵,识相的,尽快放了本官。”

  余大人威胁道:“敢动本官一根头发,朱元明大人一定带兵踏破你们青云寨。”

  啪!

  牛壮挥舞手里的马鞭,毫不留情的打在余大人的脸上。

  “郡守来了,老子也照打不误。”

  牛壮冷声喊道:“带走,若敢多话,继续打。”

  余大人目光阴沉,却当真不敢再发一言,内心却是想着,与这群粗鄙土匪着实犯不上计较。

  他们既然不敢杀人,想必那青云山王悍还有担忧。

  不如见到王悍后,再仗着身份与其谈判。

  下过雨的山路并不好走,牛壮又不允许他们骑马,于是乎,他们深一步,浅一步,足足花了近两个时辰才抵达野狼大队。

  此时正值午时,视线较为开阔。

  王悍老远便看到牛壮带人归来,便带着张若曦等人下山迎接。

  没多久,牛壮便骑马来到王悍面前,下马拱手道:“先生,幸不辱命。”

  “很好。”王悍笑着点头,“牛队长,你先回去休息吧。”

  牛壮心里仍有怒意,还等着带人去杀外面的官差呢,哪里肯回去休息?

  当即凝声说道:“先生,我不碍事。”

  “也好。”

  王悍没有强硬的要求他休息,以己度人,在知道彦喜死讯的第一时间,王悍也有不计一切代价,带人杀向狼国的冲动。

  何况牛壮还是亲眼看着兄弟们战死呢。

  “哪位是领队?”王悍换了一副脸色,笑眯眯地说道:“没事,咱们青云村是个讲道理的地方,不会轻易杀人的。”

  “只要大家伙配合,我保证不会动手。”

  此言一出,牛壮以及他的护卫队,尽皆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人群之外的余大人心中安稳,便主动走出来说道:“阁下便是南竹先生吧?”

  “区区虚名罢了,你是?”王悍笑道。

  “在下余正初,乃是凌州衙司。”余正初一副倨傲的语气。

  “哎呀,原来是余大人。”王悍感叹道:“瞧瞧,郡城的大人就是不一样,名字就是有韵味,不像咱们青云村,仅是些牛壮,张大贵之类的粗名。”

  看到王悍如此态度,余正初一时间有些搞不懂他的深意了。

  “听闻南竹先生向来仁义,不知此次请我等上山,所为何事?”余正初脸皮倒是挺厚。

  明明是被抓上山的,到了他嘴巴里面,竟然变成了“请”字。

  王悍懒得与他计较,挥手道:“来啊,余大人一路颠簸,快准备酒肉,我要与余大人把酒言欢。”

  嗯?

  牛壮等人一脑门子问号。

  这是几个意思?

  不但不杀,还要跟他们喝酒?

  眼看大队的人不为所动,张若曦便冲着自己带来的护卫使了个眼色。

  这也怪不得牛壮他们,实在是反差太大了,他们心里带着恨,又怎能领会王悍这么做的深意呢?

  不一会儿,山上便准备了丰盛的饭菜。

  不光是余正初得到了王悍的款待,其他那一百多命官差,也全都分到了酒肉。

  “都说青云山的南竹先生极为仁义,今日一见,还真是。”

  “这顿酒肉,怎么着也得半贯钱吧?南竹先生不但仁义,还很慷慨呢。”

  “哈哈哈,我看呐,这王悍是被朱大人吓破了胆子,才会好酒好菜的招待我们。”

  “管他呢,喝酒喝酒。”

  外面有些嘈杂。

  王悍特意把余正初请到了房间里面,举起酒杯说道:“我先敬余大人一杯。”

  “嗯。”看到王悍态度如此之好,余正初打消了一缕,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一杯酒喝完,余正初不想糊里糊涂,便说道:“先生是想让我充当与朱大人的说客吗?”

  “余大人愿意自然最好。”

  王悍斟满一杯酒,笑眯眯的问道:“若是余大人能说服朱大人,让他前来青云村负荆请罪,我也可不计前嫌,与余大人和朱大人皆为八拜之交。”

  “你说什么?”余正初放下酒杯,满脸的震惊之色。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shen.cc。J神小说网手机版:https://m.jshen.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